你喝了十几年的“勾兑”白酒,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事?

作者:微红酒 更新时间:2022-08-10 05:34 阅读:387

间或翻报纸、或者看朋友圈时,会见到这样的标题——“市面上七成白酒皆为勾兑”、“除了酱香型白酒以外,其它香型的白酒皆为勾兑”……让人看得既勃然大怒,又忧心忡忡,深感不懂事的媒体小编害人不浅。


七成白酒勾兑?酱香型白酒不勾兑?——放你娘的狗屁!


你知不知道——所有白酒都是勾兑的,不管酱香、浓香、清香、这个香、那个香、特供这个的、专供那个的,统统都是勾兑的。那极少极少的例外,可以忽略不计。


你喝了十几年的“勾兑”白酒,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事?



勾兑是什么?按一些媒体小编的说法,勾兑就是把食用酒精、香精、人工添加剂和水混合在一起,然后装瓶卖出去,让小白消费者喝多了第二天头疼。很多人在酒局上信誓旦旦地说:“纯粮的喝了很舒服,不上头;勾兑的,就算喝着香,终究会上头,对身体很不好。”


全错。


勾兑,本身是中国纯粮白酒生产过程中的一个重要步骤。


你喝了十几年的“勾兑”白酒,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事?



正在运作中的蒸馏锅和一堆堆的酒醅。


纯粮白酒的生产过程,简而言之就是发酵——蒸馏出酒——再发酵——再蒸馏出酒,循环往复好几个轮次。


哪怕生产原料一致、作业的工匠也是同一批人,但是他们在不同批次蒸出来的酒,品质是不一样的,中间的几批最香醇绵柔,头尾的几批则粗砺,甚至有酸、焦、苦这样的味道。再宏观一点看,不同的车间蒸的酒,又各自有微妙不同。


要是不经调整,直接把蒸出来的“原浆”拿去装瓶,那么你去百货店里买一箱茅台,打开第一瓶酱味浓郁但酒体有点单薄;第二瓶劲道很够但是又发酸;第三瓶满是焦味。你去投诉,造酒的老师傅只会摊摊手:“谁叫你不让我先帮你勾兑。”


你喝了十几年的“勾兑”白酒,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事?



这一个个酒坛中的酒如果各自单独装瓶,那就是“原浆”;如果按比例混合在一起再装瓶,那就是“勾兑”。


所以,酒厂为了追求统一的风格和稳定的品质,必须要把大量原酒混合起来,再添加一些老酒和高质量的调味酒来形成一致口味。另一方面,也只有把这些具有不同特性的酒混合在一起,才能得到中国白酒那如此丰富的风味和浑厚的酒体。


在酒厂里,最重要的那个人就是决定原酒勾兑比例的人,这个人不叫“酿酒师”,而叫“调酒师”。可见勾兑的地位。


而勾兑这个工艺,也并非中国白酒所独有。大部分威士忌在装瓶前都要经过大规模的调和,白兰地、朗姆酒、龙舌兰等,都如此。很多烈酒品牌的总管风味的那个人物,叫“master blender”(勾兑大师或调配大师)。


你喝了十几年的“勾兑”白酒,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事?



直到上世纪末,有人用甲醇兑了香精和水充白酒贩卖害死了人;然后又爆出了很多厂家以食用酒精“勾兑”白酒香精来生产白酒的新闻。这是“勾兑”被污名化的开始。


后来,又有些媒体小编以讹传讹,说勾兑的意思就是“液态发酵”,也就是拿食用酒精兑了香精和水;至于纯粮固态发酵的白酒,是不勾兑的。仿佛“勾兑”这个词,有多不好。


所以打开报纸和新闻网站,常常看到“勾兑酱油”、“勾兑食醋”、“勾兑骨汤”。


国内酒行业对“勾兑”这个词害怕到什么程度呢?7年前我在一本专业的葡萄酒杂志工作,跟着主编去见山西怡园酒庄的少庄主陈芳。她在马来西亚长大、在香港生活,对那些乌烟瘴气的食品安全新闻感受不深。她介绍自家某款葡萄酒时说它由“几个葡萄品种勾兑在一起”。我的主编马上提醒她:“以后最好不要说勾兑,这词都成贬义词了,我们以后改说‘混酿’好啦。”


勾兑,原本是个中性的术语,甚至在我看来,这应该是个褒义词。后来出几件大事,某些不学无术的媒体小编铁口直断“勾兑白酒”,再加上一知半解的人以讹传讹,“勾兑”就被玩坏了。真不一定有什么人在刻意误导大众,只是当你没有相关的专业知识、又没有一探究竟的兴趣时,这个事情就发生了。哪怕有些人可以为你解释其中细微的语义差别,但真相的传播速度总是没有谬误那么快,因为前者需要说者的知识和听者的耐心、好奇心,后者往往马上就作用在你的潜意识里。


我对“勾兑”这个词的洗白感到无限的悲观。现在很多白酒厂,都已经不说“勾兑”,改说“勾调”,又或者“调和”。我只希望这些新词被玩坏的速度,慢一点——否则很可能几十年以后,我们就没什么词可以用来表达“勾兑”了。


微信扫一扫加我

关注茶窝网公众号,让你喝茶、买茶不再走弯路!品类齐全、正品保障、优惠多多,买普洱茶,上茶窝网!